数码频道 频道

莱迪思亚太产品市场经理陈英仁群访实录

  【IT168 资讯】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美国商业资讯)--莱迪思半导体公司(NASDAQ: LSCC),客制化智能互连解决方案市场的领先供应商,近日宣布推出一款用于低功耗消费类可穿戴设备设计的开发平台。该平台基于iCE40 Ultra FPGA,具备大量传感器和外围设备,是用于各类可穿戴设备设计的理想平台。

莱迪思亚太产品市场经理陈英仁群访实录

  iCE40 Ultra FPGA相比其他可选的微控制器封装尺寸减少60%。不仅如此,iCE40 Ultra FPGA还支持低功耗待机模式,适用于“永远在线”功能,对于充一次电就要工作好几天的可穿戴设备来说是最为理想的选择。 iCE40 Ultra可穿戴设备开发平台包含的硬件功能和传感器包括1个1.54英寸显示屏、MEMS麦克风、高亮度LED、红外LED (IR LED)、BLE模块和32Mb闪存。该平台还支持可测量心率和血氧饱和度(SpO2)、皮肤温度和压力的传感器,以及加速计和陀螺仪。该平台外观为腕表形(1.5英寸宽x 1.57英寸长x 0.87英寸高),并配有腕带和内置电池。

莱迪思亚太产品市场经理陈英仁群访实录

  针对这次Lattice 可穿戴设备开发平台ICE40 Ultra,媒体记者有不少的疑问,为了让大家能得到更加详细的内容,莱迪思公司亚太产品市场经理陈英仁也接受了媒体群访,以下为群访内容。

莱迪思亚太产品市场经理陈英仁群访实录
▲莱迪思亚太产品市场经理陈英仁先生

  记者:平台是270美元,那芯片价格是多少?

  陈英仁:芯片的价格基本上要看大小。因为我们有不同大小的芯片,价钱一定是个位数,甚至有的低到一美金以下。当然这个开发平台,因为他集成了很多的元件,而且还带了显示屏,所以我们的定价比较高。

  记者:您觉得您那个成本价跟其他的平台相比有竞争力吗?

  陈英仁:有。因为其实我们在开发的过程,重要的是里面的内容。当然现在有很多的像市面看到的MCU的 Raspberry Pi非常低价,可是他的处理方式跟FPGA的处理方式不一样,所以有些东西FPGA是无法取代的。传统的FPGA厂商,开发平台都是非常的大,你很难实现说拿在手上到处走这样的功能。我们这个元件在新闻稿里面有提到,大小已经非常接近成品了。

  记者:我看新闻稿,他上面写的零售价是270美元,相对于一个消费类的,尤其是可穿戴,这个价格可能会略高吧?

  陈英仁:这是一个开发平台,所以实际贩卖的价钱绝对不会那么贵的。我刚才提到我们的芯片其实基本上量产的价钱都是一块钱美金以下。我们这个是开发平台,毕竟是开发用的,比如说显示屏都是定价买的。所以我们的价钱是基于这种少量的定价算出来的。但我们芯片自己本身的量产价,基本上一块钱以下。

  记者:你现在是只有蓝牙连接,是否支持WiFi连接?

  陈英仁:我们现在主要靠蓝牙连接。我们当然有看过很多的设计,可以跟不同的平台去做搭配。现在的厂商都是用蓝牙、 GPS,带WiFi的都有,这通过一些外加的功能就可以实现了。因为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个引擎,也就是这个FPGA芯片,可以做集成。比如我们蓝牙模组也是外接的。

  记者:所以客户之后也可以通过FPGA再去配WIFI或者GPS都可以?

  陈英仁:是的,我们这个平台是一个模组化的。可以看到这个平台最上面是一个LCD板子,可以拆卸,手表开发板其实是一层LCD,再加上两层的PCB板合在一起,所以其实是组合式的,可以再做一些替换的。

  记者:刚刚提到的功耗是什么水平,功耗具体是多少?

  陈英仁:刚刚讲的是语音识别,始终聆听情况下的功耗。这个可以参考ULTRAlite系列,它的静态功耗是是在35μA。趁这个机会解释一下,FPGA它的逻辑是硬件的最基本单位,我们可以根据我们应用的需求来进行组合。现在市面上很多的芯片,可能要符合很多的需求,所以他可能有多余的东西,造成功耗多一些。这就是FPGA的功耗优势。而MCU是一种读指令然后再去重复执行的,所以必须要读指令跟执行指令,相比而言,我们整个架构上是比较有效率的。

  记者:不管使用应用功能的多少,他的尺寸是固定的吗?

  陈英仁:这个尺寸其实要从两个方面来看,因为功能越多,处理单位越多,他需要的逻辑单位越多。所以我们的产品其实是有分多少的逻辑资源。很多在FPGA上,要看你多少的PIN脚,因为PIN脚是FPGA很常用到的资源之一。此外还有一个内存。所以最后的尺寸通常会取决于多少逻辑、内存和封装。

  记者:客户根据这个东西下定单让你定制?

  陈英仁:不会,我们的产品基本上会有一些模组标准。

  记者:根据标准需求然后进行采购?

  陈英仁:当然有些特别大量的时候,是可以自己去做膜片,自己再去做特殊的封装。

  记者:所以尺寸也有不同的规格。一般做在手机里的尺寸,会比这个平台的小吗?

  陈英仁:差不多,因为我们最小的尺寸是1.4×1.4(mm),大部分我们看到的应用会是2.1×2.1的, PIN脚比较多。

  记者:那实现的功能和它的负荷也会高一些。

  陈英仁:对。当然也看客户的需求,因为他的逻辑跟他的IO的比例,可以做相对应的选择。

  记者:新闻稿里面说的开发平台,主要还是抛砖引玉让开发者熟悉这样的一个开发环境以及使用环境。最终诉求还是他的成品能够采用我们的解决方案并进行量产。开发平台本身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商业诉求。

  陈英仁:对。因为FPGA或者说我们基本上建立一个所谓的生态环境,让我们和开发者去实现他的功能。因为他们碰到的问题不是MCU可以解决的,所以我们用FPGA的方式解决一些相容性问题。我刚刚一直提到跟MCU的对比,但我们不见得是跟他竞争的。因为很多时候人们还是习惯用MCU,但可能MCU的功能不够强大,可能没有办法接一个特别喜欢的屏,这种情况下FPGA就可以解决这个相容性的问题。那么在解决这个相容性的问题时,开发者还是需要有一个平台去做实践或者做测试。

  记者:我想了解一下如果用传统的MCU,和用这样的解决方案做出一款智能手表,你最先想到你们的解决方案的三个最大优势,是会让消费者觉得特别炫酷的?

  陈英仁:第一个是多样性,因为我们可编程,逻辑和IO都不一样,所以集成的功能一定比较多,所以让消费者感受到多样化。

  记者:比如说呢?就拿智能手表来说,因为你们的客户也肯定很多之前采用传统MCU的解决方案,他选择你们肯定是因为我的智能手表某方面不够酷炫,你们的方案倒可以解决这个方案,并且最终变成消费者能够感受到的那些。

  陈英仁:我要讲的不是单一的功能,单一的功能大部分都可以。但消费者要不同的东西,对时序有要求,比如既要红外,既要好显示,又要计步等等的话,单一的 MCU在处理的时候就会卡。

  记者:单一的MCU驱动全反射的屏还是可以的?

  陈英仁:比较高端一点的可以。因为全反射的屏它的接口可能特别多,对于时序要求比较高,可能你要高等级的MCU。接着讲我们的三点,会是它的多样化、低功耗,还有第三个,消费者可能感觉不到,因为是IO的关系。我可以说是我们的封装特别小,所以整个成品集成以后也可以做的小。

  记者:总体来讲还是平台上的优势,而没有特别说有特别垂直的点。

  陈英仁:垂直的点,其实那就是看开发者是不是可以做的出来、放得进去。其实刚才还有一点我没有讲,那就是快。可是问题是你怎么把快利用起来。你像华为P8手机上,有一个signal plus功能,能够实现在天线快速地转换,比如说高铁上快速移动的时候,必须要很快判断周遭的环境。这个功能华为可实现,但别家要做的话就要看他有没有这个天线的技术,是否需要做快速的需求。所以大家都有自己的特别的技术,看你怎么去运用这个平台。所以消费者看到的会是多样化的东西,或者封装集成上更小的产品,或者是更低功耗、可以使用时间更长。但是其他的特性就取决于厂商开发者怎么利用这个FPGA。

  记者:以前PC的芯片也类似,比如说酷睿第一代推出的时候,很多的应用者包括软件开发者还没有跟上的情况下,可能很多的功能是体验不出来的,需要各方结合起来,才能知道。比如说视频处理软件进行了优化之后,能够把芯片的潜能发挥出来。

  陈英仁:绝对是。

  记者:关键是我们给开发者提供了更多差异化的可能,但具体怎么做,还是取决于开发者。

  陈英仁:是。当然我们有时候也会提供一些方案的,比如说像我最近在看的一些刚开始提到虚拟头盔和全景照相机。如果你需要做到全景照相机,你可能需要好几个镜头。两个鱼眼摄象头要接到处理器,那么处理器可以接两个摄象头,大部分的手机有前摄象头后摄象头应该可以接。可是中低端的处理器,他一次只能通一块,因为他当时做设计的时候不会说两边都要使用,所以我们FPGA就可以把两个影像桥接合在一起,让我们的处理器去做这样的一个处理。我们提供这样的解决方案,一个简单的桥接功能,让开发者很快就可以上手。再比如说,像我们的Demo里面有计步器,它的功耗比较低,所以你不用重新需做一个。其他的一些特殊的功能要看客户自己做一些改变。

  记者:那么关于MCU这样比较传统的解决方案,他是不能再去提高或者说再改进了,还是说有什么瓶颈去限制它发展呢?

  陈英仁:应该是功耗。FPGA他通常会去比较的方法,是其功耗比是比较低,也就是在同样的封装,在同样的价钱上,我的功耗是不是可以降低。因为我现在买一个Pentium来跑,什么都可以处理,可能他的功耗大还贵。所以还是在一个比例来讲,性价比,功耗比,IO,资源整体上来讲,是不是最符合的。MCU连IO很多接口毕竟都是固定化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可能要去接一些标准的时候,你没有办法去“偷工减料”。可是假如我知道我要接这个标准,比如我说我要接蓝牙或者接这个屏,有些功能我不需要支持,我们在使用FPGA进行拼凑的方法,可以说我不需要这个资源,所以我不用放在里面,从而把很多不用的功能进行简化。这种情况下他的性价比,或者说他功耗比,甚至他的大小都可以降低。

  记者:所以给创客给了更多度身定制的空间 ?从这个角度讲,MCU会在比较主流的一些产品上面可能有些优势?

  陈英仁:主流是,但速度会比较慢。MCU就是微处理器,微处理器他不会太处理影像的,所以很多影象的桥接不会用MCU。当然手机里面另当别论,那属于应用处理器了。微处理器他的速度可能没办法那么快。

  记者:所以我们的产品可以给开发者更多的一个自己可以定制的一个平台。

  陈英仁:可以这样说,所以我们最大的不可取代的强项绝对是影像驱动,其他的就是看我们还有什么方案可以再加进来,整体的价值可以更体现出来。

  记者:他在语音识别的这边说语音生物认证这个功能是通过传感器来实现的吗?

  陈英仁:不是,是通过我们的算法。语音识别的方案是带学习的,比如说我们的手机说请开机,他只会认我的声音,他才会开驱动。好处是不管我讲什么语言,讲什么内容,他都可以识别,而且非常安全,因为它只认我的声音。

  记者:所以他是,比如说是学习的时候把这个声音录下来,然后以后再使用的时候,对比这个声音。

  陈英仁:没错。

  记者:就是跟那种Nuance他们那种语音方案是不一样的。

  陈英仁:是的。他是属于自然方案,有两种。一种是独特的字,他会对那个字做一些分析,比如说像苹果的siri。但是那个专有的字可能我会忘记,功能比较多的时候没办法去处理,不是很方便。他也有方案去做自然语言处理,比如说“请打电话给XX”,但是这个通常需要的是AP甚至云端等复杂的处理。那块自然处理太复杂,真的需要AP来做。我刚刚讲的是侧重于前端,尤其在手机睡觉的时候,用FPGA去做一个所谓的冷唤醒,然后再把东西交给AP再去处理,这是一个最平衡、性价比最高的一个方式。

  我们也有几个客户做的也蛮有趣的。因为FPGA他不止是做语音识别,我们有看到一个音箱,可以做到五米的识别,是靠AP实现的。因为他是插电的,不存在功耗的问题,我们似乎在功耗上没有那个优势;但是我们是负责把12个麦克风连在一起传到后面的处理器。他可以做到麦克风阵列的时候,他可以进行方向性侦测,所以才达到五米的识别。

  记者:他最终是消费者识别,是在五米外说话吗?

  陈英仁:对,你可以对你的音响下指令。

  记者:12个麦克风是指什么。

  陈英仁:在音响上有12个麦克风,所以这12个麦克风就可以更清楚的抓到使用者的声音。比如说我跟那个音响说叮咚叮咚,播张惠妹的歌,他可以通过叮咚叮咚这个关键字判断说我是在这个方向,所以他是会把我这个方向发出的声音增强,其他方向的声音把它衰减掉,之后就可以听得到“播张惠妹的歌”进行识别。不然他是一个物理现象,两米以外的声音就已经变的非常小声的,再加上旁边的噪音,所以他是靠这个麦克风阵列。可是很简单脚底下有12个麦克风,你怎么要接到你的处理器。没有一个桥接到那里的处理器会专门做12个,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跟处理器是互搭的,互搭之后我们也会看FPGA还有什么功能可以顺便加进去,因为他是多样化的。所以这代产品做出来以后,下代产品是不是有什么新功能,也是可以通过我们再加进去,所以他是一个非常好的,适合做创新、差异化的产品。

  记者:除了Lattice还有其他有企业再做这类FPGA可穿戴类的平台吗?

  陈英仁:前三大FPGA公司中,只有我们在做。当然还有一些别的厂商,他可能也在关注这块。但比较大的做FPGA,应该还是我们。当然我们也会往这个方向来做这个消费电子,因为我们觉得这是我们有一席之地的地方。因为前两家主要做比如说伺服器加速、在大元件通讯这些方面已经很完整,我们没有必要去竞争。反倒是小封装和低功耗,他们已经放弃很久了。

  消费者电子就像买彩券一样,我们虽然买彩券可是我们还是要工作。所以莱迪思还是做工控,在伺服器和一些小元件上面其实我们卖的非常好,因为这边已经提供我们稳定的收入来买彩券。因为消费电子大家都知道,量大,但是消费电子喜好变化蛮快的,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达到了一个很好的平衡。我们不是只有消费电子,还在工控、通信和伺服器也蛮稳定的,只是我们专注的是比较小而巧、小而美的地方。

  记者:我想问一下平台的芯片他的逻辑单元的数量级是怎样的?

  陈英仁:我们在这个平台上面其实总共用了两颗FPGA,有不同的特质。LED面板的驱动是用XO2系列,使用2000个逻辑。针对传感器集合、集成、处理,像计步器这些可以实现的方案,我们是ICE40 Ultra来实现的,型号4000,实际的逻辑单元是3520。所以驱动屏是2000系列,在传感器的集成是4000系列。

  记者:那这个逻辑单元对功耗、尺寸、操作上有什么优势?

  陈英仁:当然单位越大,功耗相对比较多。不过比如说我拿到一个ICE40 Ultra来比的话,他的standby功耗71uA,他的功耗还是非常的低。只是说他的逻辑大小要看你集成多少功能,你要集成的越多,跑的东西越多,操作的功耗肯定也会上去。但是我们也可以做更复杂的运算,要看客户怎么去使用。我们每个不同系列都会提供两三个不同大小的,以便我们的开发者去做选择。

  记者:那这个新发布的平台,他对接口支持是怎么样的?支持HDMI,Type C吗?

  陈英仁:是的。我们的接口大部分是数字接口,我们有提供Type C的方案,也有外接的元件来支持这个方案。通过iCE40这个最便宜功耗最低的系列,我们会有提供一个方案来去做Type C。我们主推的会是充电,因为现在市面上很多的Type C的接口是所谓的CCPD5,就是做一个接口而已,可是这样的话不会应用到FPGA的处理能力。所以我们也会去把所谓的PD跟一些协议上的沟通可以完成,这个非常适合用于充电。因为他要去做完成协议,你这个需要大电流供电,我可以去和他做一个沟通交流来完成这个协议。所以我们是有这个Type C的解决方案。IO的接口,当然传统的不管是GPIO、UR、LPC等等这些接口我们都可以接,我们还有相对应的IP。比较不一样可能是MIPI,或者是很多数位接口,电器特性是常见的,但需要的IO口、协议不一样,但我们都可以做的出来。

  记者:他们有很多MCU推出了这个Type C的方案,比如Cypress,NXP,那您这个Lattice的Type C的方案,是不是可以算是跟FPGA行业的首个?

  陈英仁:我们的Type C的方案有两种。一种确实是用FPGA来做处理的,FPGA的确和你说的MCU处理的方式有竞争;另外有一种ASSP的方案,他就是做CCPD5,在这里我们有完整的,包括了高速USB3.0的切换,还有包括影像的DP或者是MHL的切换。所以我们是非常有竞争力的,因为在这种标准的切换下,大家讲究的就是价钱,就是优化。像我刚刚一开始讲的所谓的FPGA,只要是大量非常标准化的产品,其实大家考量的不是太多的差异化,而是说把价钱压下来。

  我们FPGA的特性是多样化的,Type C是正反插,支持影像输出,支持大电流供电。可是在大电流供电下,很多人不见得用Type C的方式,可能联发科有自己的方案,高通有自己的方案。要满足消费者的方便性,需要可以多资源的方案。像我们FPGA的Type C的方案,除了可以做到Type C的PD,也可以做到quick charge,非常方便。而且上个礼拜Type C PD3.0定义刚完成,我们在FPGA上可以非常灵活的支持3.0的新协议。

  但短期内穿戴式Type C不会太快,应该主要还是在手机和笔电。穿戴式我觉得跟Type C比较相关的会是在头盔。

  欢迎讨论,其实我们刚才提到的在做FPGA的市场,很多时候也是抛砖引玉,大家也聊聊,我们也跟客户讲不同的应用方案跟市场。

  陈英仁:现在的消费电子其实除了刚才讲到的连接,其实在影像处理会是一个很大的一块,不管在手机、穿戴式还是虚拟这块。我也会参加拉斯维加斯的CES,所以我会在那个时候看看虚拟成长的力度会有多少。我想强调的就是在影像处理和影像桥接,随着产品的多元化和消费者要求的多元化,其实势必会要做很多不同桥接的转换。我们的强项会是在这块,尤其在影像的桥接。传统的FPGA其实还没有做这个,现在我们有了FPGA灵活度的优势,再加上优化的ASSPA成本上的优势,可以我们可以提供更完整和周期更长的一个解决方案,所以我们对消费电子的方案非常有信心。

0
相关文章